古玩鉴定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古玩鉴定 >

苏州美术协会以“大淮河”采风团到寿县采风

日期:2017-10-18 10:05

5月17日,亳州市美术家协会安排全市近50位画家展开为期一天的“大淮河•涡水情”采风活动。
   石玉凤告诉黄常衡,她已经为小女儿选好了人家,那个人家家底比较殷实,女人是个护士,男人是合作社的会计,结婚多年没有生过孩子,想领养一个女儿,觉得领养女儿比儿子亲。他们原来已经托人介绍过几个,有的嫌大,领养大的怕不亲,有的嫌不好看,还有的嫌不活溜(有点呆板),看过晚苗就喜欢得不得了,催着要接过去养,我说要跟她爹商量商量再给他们回话。大女儿晚芽就留在家里陪陪外公外婆,希望黄常衡经常回家看看他们。
她还告诉他,她与木匠讲好了,春节她就嫁过去。先把两个吃奶的带着,不吃奶了,留一个,然后为木匠生一个。木匠说两个都留下也可以,反正自己还没有孩子。这几日,木匠催得紧,要我赶快定下来,他要通知亲戚朋友来喝喜酒,还把新房整理了一番,又做了点新家具。
 
石玉凤淡淡的,轻轻的,慢慢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像在叙述着别人家的故事,眼睛似乎没有离开过茶杯,他们面对面坐着,其实她的眼神没有离开过黄常衡。黄常衡听着想生气,又觉得自己无理由生气,双手攥着头发,一阵脸红一阵脸白,几次想插话,石玉凤把左手的食指放在自己的嘴上,示意他先别说,让她说完,这是结婚以来第一次由她主导的夫妻谈话。他知道她说的这些,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真话,绝对不是闹脾气的气话,更不是赌气说的绝话。
 
“嗯,呵呵……”摇篮里的儿子哭了,石玉凤起身,在儿子背上拍了拍,儿子翻个身又睡了。她回到四仙桌,又说,我随了木匠,心理上会感到轻松,我和木匠都是农村人,都没有见过世面,谈的话也就是张家长李家短的这点事。你虽然对我非常照顾,而我无法与你谈你所关心的事,你知道我不能理解你在学校里工作,所以回家也不跟我说你在外面的见闻,我们妇道人家说的话,都是不着正本的,所以不知道跟你说些什么。有时候见你不声不响,我知道你在外面挣钱很辛苦,知道你有为难事闷在心里,而我不能为你分担。
 
你一个兄弟在香港,家里没有其他人可以说说心里话。梁冉华是个见多识广的女孩,她可以为你出主意,分担郁闷。而因为我,你不能与她朝夕相见。妇女主任说过,我们这种婚姻就是包办婚姻,是不合婚姻法的,所以觉得我和父母对不起你,把你圈在家里……我嫁给了木匠,我们就是兄妹,我们明天去办离婚手续吧?石玉凤顿了顿又说:“好吗?”
 
黄常衡像被蜜蜂蜇了一下,痛得痛入骨髓。他与石玉凤结婚的时候,还是个需要家里供奉的大学生,遇到梁冉华之前,他昏昏浩浩没有什么感觉,遇到梁冉华之后,才知道爱情的力量,对爱情渴望。他爱着梁冉华,而且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梁冉华。但是,自从石玉凤怀孕生下儿子之后,责任的天平重过了爱情的力量,他已经放弃了以前的决定。放弃,对于他是何等的艰难啊,他痛苦过,他挣扎过,最近刚刚安静下来的心,被石玉凤的话,又猛力地扎了一下。他不由得“啊”了一声,汗珠从额头滚了下来,脸色有灰色到煞白,喘气也急了,拿着茶杯的手颤抖着,玻璃茶杯嗒嗒地撞击着四仙桌上的台玻璃。
 
    活动中,艺术家们一路豪情满怀,观看了康美中药材商场,造访了涡河两河口,观赏了花戏楼、北关前史街区,调查了亳药花海项目基地……通过一天严重的采风,让我们切身感受到了亳州厚重的前史文明、中药材商场以及我市经济展开的新面貌。我们对淮河文明、涡河面貌有了更深的认识,对亳州精力、涡河情怀有了更深的体悟,对创造以“大淮河•涡水情”为主题的美术作品有了一些新的想象。我们纷纷表示,要用进一步优化选题,潜心研究,精心创造,浓墨重彩描绘出亳州经济展开与文明的昌盛,描绘出涡河沿岸的美丽风景及亳州多姿多彩的人文前史,以促进亳州文艺事业的展开,为奋力走在皖北振兴前列献出一份力气。
    据悉,此次采风活动是省文联展开的"大淮河"采风创造活动暨市文联发动的“大淮河•涡水情”采风创造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