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知识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知识 >

苏州通远爱德华·蒙克 在时钟与床之间

日期:2017-10-18 10:40

 
正在旧金山现代博物馆展出的是2017夏日好展“爱德华-蒙克:在时钟与床之间”(Edvard Munch: Between the Clock and the Bed),展览将持续至9月9日。
  展览展出挪威艺术家爱德华·蒙克创造于19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40年代之间的著作大约45件,艺术家最终一个重要的自画像《站在钟与床之间的自画像》是展览最重要的著作,与其他著作共同探讨了艺术生计中不断重现的特定主题—爱情、逝世、疾病、情绪动摇和逝世命运,展现了一个像他所在的年代一样充溢革新的蒙克。
晚芽把饼干尽量辦得一样大小,在两堆饼干上各放上半块饼干,然后让妹妹先挑一堆。
 
石玉凤与黄常衡结婚的时候,石明发买下了这两间七路头房子,本来正好一房一厨,挺宽敞的,老两口住过来后,就在厨房的中间打了个木隔墙,西边半间做厨房,东边老两口和大孙女住。石玉凤生了双胞胎儿子,两个孙女都与老两口住。
 
在腰门南边的墙根,立了根柱子,石明发回到东房,就坐到柱子前,把吊在柱子上的一只盘到一半的草鞋底头上的绳子,拴在自己的腰间,从墙脚下一只旧肥皂箱里,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些港草熟练地盘了起来,盘上几层用竹板头紧一紧,再添上港草……
 
房里一横一竖铺了两张床,在南窗下放了张两抽屉桌子,朝南床宽一点,奶奶带着两个孙女睡。朝东床的南边放了一副箱子箱橱,下边是有两扇能开关的门,上边放着两只箱子,箱子上面堆着些换洗的旧衣服,用牛皮纸盖着。蚊帐打了几个补丁,朝东床前面有一张躺椅,躺椅上有几双刚做好的草鞋。桌子、箱子、躺椅在灰暗的灯光下,一切都灰扑扑的。
《站在钟与床之间的自画像》《站在钟与床之间的自画像》
  这件著作是艺术家在做最终的道别。1944年1月23日,爱德华·蒙克于奥斯陆邻近的艾可利安静地脱离人世,留下了约1000幅油画、1.54万幅版画、4500幅水彩和素描、6件雕塑著作,以及许多笔记、文章等文字材料。艺术家个人的不幸,却是艺术史的大幸。今天,蒙克的头像被印在了挪威最高面值1000克朗的流通纸币上。晚芽、晚苗两个头靠在一起,在窗子下的桌子上,晚芽的两只小手正忙着在一本小簿子上搓来搓去。一盏煤油灯放在桌子的西边,照着爷爷手里的草鞋。石明发身后的腰门吱呀一声,黄常衡拿着一小包西洋参来到东半间,晚芽、晚苗同时回过头来高兴地说:“爸爸,您看这印花纸多漂亮。”
 
黄常衡凑过去看了看,晚芽又从一张涂着各种花花绿绿图案的纸上,撕下一小块,伸出嫩粉红的舌头,在图案上舔了舔,贴在小薄子的空白页上,用小手掌拍打了几下,让纸片紧紧地粘在空页上,手指快速地在舌头上抹了抹,使劲在图案纸的背面搓呀搓,一边用嘴吹去搓下来的纸粉条,快活地拿给父亲看:“爸爸,您瞧,您瞧好看吗?”又把小簿子伸到正在盘草鞋的爷爷眼前。晚苗一直贴着姐姐,看着慢慢出现的美丽图画,羡慕得跟姐姐要了两块印花纸。坐在朝南床沿上,一块贴在朝南床前的小茶几上,学着姐姐的样子认真地搓着,一块贴在墙上。
  1892年,29岁的爱德华·蒙克应邀参加柏林艺术家联盟在11月份举办的画展。他苦涩的绘画风格成为了争论对象,《病中的孩子》引起激烈的谈论,因此在德国一鸣惊人。画展在一星期后结束,蒙克成为了柏林文化圈的一员,成为在这个年代闻名而又充溢争议性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