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知识

您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知识 >

《“相约金秋”——书画名家联展》将于在苏州通远古玩美术馆开幕

日期:2017-10-18 10:43

  又到了丹桂飘香,五谷丰登的季节。我们的“相约金秋”书画名家联展如期而至。此次联展将于2017年9月30日下午3点半在合肥久留米美术馆隆重开幕,是时群贤毕至,美颜如云。
        此次《“相约金秋”——书画名家联展》参展人员名单如下:(排名不分先后)
        吴雪,董昭礼,程传水,杨国新,程曙东,余进,徐公才,王德宏,高红伟,郭宝安,杜仲,傅强,宫晨,牛育民,孙永杰,巩志勇,吴蒙,葛余祥,腾忆雁,金友华,程正国,薛晓勇。
 “爸,给您带来点西洋参,是我弟弟从香港寄来的。”《“相约金秋”——书画名家联展》将于在苏州通远古玩美术馆开幕!
 
“你弟弟又寄东西来。”石明发放下港草,伸过双手接住纸包。
 
“爸,我弟弟不懂的,我也没法跟他多说。现在从美国和香港寄东西过来,也不太方便,查得很严。政府每次开台胞、侨胞会议都主张我们写信给亲戚,叫亲戚尽量寄钱。有外汇可以兑付侨汇券,一样可以买到紧张物品。而我弟弟还是要时不时的寄一些东西回家。他认为东西更有情谊。”
 
 “噯,随它去吧。你弟弟给我们的支援够多了,哪有伸手要了,还要说三道四的。”
 
“是啊!我什么也给不出,怎么能……”黄常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们战战兢兢地来到离老虎五六米的地方,用手电筒照它,原来是只受了重伤的老虎,可能是被猎人打伤了逃到这里的。两人登时倒吸了口冷气,瘫坐在地,一摸后背和衣领已经湿透了。”
 
“爷爷,后来呢?”
 
“后来到了山里人家里,大家把重伤老虎抬回村里,全村人大吃了一顿老虎肉,骨头全归我带回家。”石明发解下腰间的绳子站起来,从房梁上的一个悬钩里脱下一个精致的柳条箱,拔下插销翻开用油纸封着的柳条箱盖子,从柳条箱里拿出几只宝铁盒,说:“当年卖了好多,用这笔钱盘下了常衡你来时看到的那个干货店。”
 
石明发打开宝铁盒,每个宝铁盒里都装着用黄段子裹着的虎骨,说:“这些宝贝,现在非常少见了。”
 
“还在陈年挖丑屁,孩子要睡觉了,常衡也要回屋睡觉了。不说了,不说了,明天再说。”石玉凤的母亲已从西房回来。
 
        此次画展起源于2015年,创建之初名为“金秋十月——今世八人油画联展”,由闻名的油画名家王德宏先生和其他7位油画名家一起倡议举行。到了2016年,“金秋十月”联展不仅仅是油画的展览,国画、书法、雕塑等更多的艺术形式也参加进来。艺术家也从最初的八人扩展到十四人。
        三载的韶光历练,现在,“金秋十月”在安徽省文联主席吴雪的倡议下,成功蜕变为“相约金秋”书画名家联展。继油画、国画之后,书法名家的参加使得这次的展览愈加奇光异彩。部队在不断强大,影响力也大大增强。
        书画,视觉审美之艺术,我国传统文化之精粹。凡聪明之士,才学之人,无不徜徉其间,摘其英华,佩其香萝。故其书画之妙,莫测高深;能人辈出,指不胜屈;门户纷呈,美不胜收。一笔一纸一镜头,可演天地之大,可绎人心之微,一应俱全,博学多才,也称“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此次的书画名家联展调集了今世一批具有特别价值的艺术家,在承继前两届展览的经历之后,有了更多思考和沉积。艺术家们用勤劳的劳作,朴素的心态,描画祖国的大好河山、生活中的亮丽细节。著作倾慕而为,鉴赏永无止境,每一幅著作都是一种境界。无论是书法、仍是油画或国画著作,都翰墨淋漓、色彩斑斓。著作中的一笔一划、一草一木、一山一石、一景一物,尽显了作者深沉的功力,浸润着作者对自然的酷爱和对美好生活寻求的价值表现。
        此次联展调集了今世出色的油画家、国画家、书法家,在安徽乃至全国都有广泛的影响力。他们的著作具有明显的个人艺术风格,将绘画、书法的传统精力与时代气候相交融,展示了今世艺术家们的人文面貌。在前两届展览的基础上做出了更多的立异,创造出了更多人民群众脍炙人口的艺术著作,为推进安徽建造文化战略强省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气。
        本次的书画名家联展,得到了相关部分和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从第二届我们的安徽省美协主席杨国新的参加到现在第三届安徽省文联主席吴雪、安徽省书协副主席董昭礼、惠而浦我国公司的董事长金友华和闻名策展人吴乐四先生等人的参加,充分表现了这次的展览的重要性和多样性。我们期望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朋友能参加进来,将我们的“相约金秋”打造成一张具有安徽特征的艺术手刺,为安徽的艺术事业开展搭建一个更好的渠道。以艺术创造为主体,加强区域间文化交流,不断实践立异,开展完善。
       此次联展由安徽省美术家协会、我国中心书画艺术研究院创造培训中心、安徽省中山画院、安徽省雕塑院、卓克艺术网主办,合肥久留米友爱美术馆、合肥吉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安徽百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古井好运名震天下酒业协办。开幕时刻为9月30日下午15:30,欢迎我们前来观展!石明发打开包装纸,用鼻子闻了闻,说:“好货。当年我做干货生意的时候,为了能买到正宗的野山参,也为了能买到便宜的山货,经常进入大山……”
 
“有一次。”石明发点上一支香烟,回忆着往事:“我带着个伙计去山里人家,也不是第一次去,然而这次却走迷了路。两人在山里转啊转,山上的光线本来暗,眼看着太阳下山了,往远处望去,白天的翠绿、青绿渐渐变成灰色,路也看不清了,伙计打开手电筒,向前一照,两人都吓了一大跳,对面也有两个闪光点,‘是狼!’两个人大气不敢出。
 
第一反应是逃跑,可是往哪里逃,爬树,这是本能的想法。于是我在伙计的帮助下,先爬到树丫,就在伙计往上爬的时候,闪光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叫,听出来了,是老虎。我闭上眼睛,心里在说这下没命了,伙计爬了几下,腿也软了,一松手跌坐在草丛里。我抛下绳子想拉他上树,一用力,我坐的那个树丫的一支断了,这下可糟透了,两人都跌在草丛里,等着喂对面的老虎。
 
我们屏住呼吸,闭着眼睛等老虎扑过来……几分钟过去了,对面的闪光点还是在那里,不仅没有扑过来,而且也没有向我们移动。又等了几分钟,老虎又凄厉地叫了几声,还是没有扑过来的意思,于是我们壮着胆子,慢慢走过去,我想老虎一定看到我们向它走过去了,所以又凄厉地叫着,可是,叫的声音却越来越低。